文学摄影

锦瑟年华共浮白

糖果派对:2020-05-25 来源:通信公司 作者:韩心影

春去秋来,一阵风,吹绿了青山,吹开了绿水,吹落了一树梨花。一场雨,滴落了流年,侵蚀了岁月,染指了一世繁华。曾经,我们都年轻过;曾经,我们都青春过。但终究只是曾经啊!不经意间,那些与生俱来的纯真与梦想,也被我们在生活中慢慢在遗失了。

彼岸灯火阑珊,此岸晓风冷月。一蛊清茶,喝到凉却。一出戏剧,看到落幕。每个人一生要走的路,也终将在某个时刻停歇下来。醉过才知真味,醒来方觉意浓。时间仍在不紧不慢地一格一格地划过,飞逝的是我们这些在光阴中流转的人物。

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。”人们总说,时间太窄,指缝太宽,回忆如沙般从中滑落,无论你怎样握紧自己的拳头都无济于事。光阴流转,在锦瑟的那五十根琴弦上,一弦一柱散落了一地浮华。喜欢乡下的悠静,在细雨中撑伞慢行,山林人家,老树枯滕,时间仿佛都在这一刻静止,就像夜晚时分的上弦月牙,静静地陪我们半个夜晚,留给了无尽华年。

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”是庄周梦蝶,还是蝶梦庄周,是是非非,更与何人说?谁又说得清,或许,某一天,你会突然看见另一个世界,真实的自己。白落梅的小说《相逢如初见,回首是一生》中说道:“我们都是天涯游子,奔波于浮生乱世,不知成败,不知归程。”时光将年华消磨殆尽,我们终不似望帝般深挚,只剩下回忆未曾老去。

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”时间是个伟大的魔法师,会教人遗忘,然而,情感却是杯无尽的陈酿酒,历尽了光阴的洗涤和沉酿,是否依然有泪,是否心已温存。无门禅师说:“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。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。”可见,一生的际遇种种,因缘和合,有些事情一旦决定,就再也回不到原点。

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岁月没有痕迹,没有什么可以与之抗衡,因为那时间本就是锦瑟啊,一弦一柱,一柱一弦,像是被风吹散一般迅速消失,正如同再也回不去的美好年华。那些邀约同行的人,一起相伴雨季,一起走过年华,但有一天终究会在某个渡口离散,红尘陌上,独自行走,一个人的浮世清欢,一个人的细水长流。

闭上眼睛,我们又看到什么,只希望时光,你可慢些,再慢些,让我抓住尾巴,留一瓣甜蜜的心香于这兴盛的流年,留一厢柔情的笔墨于这锦瑟年华。也许不是仰慕的玫瑰,不是悦动的彩虹,仅是一片青葱的叶子,葱茏一墙的绿意,或许是那一季的风,吹动了墙的衣衫,所有的情愫,盈然起了卷卷柔情,随着风,随着雨,将这些无尽的事情,一一剪下,定格影像成了记忆。


责任编辑:张娟
澳门糖果派对官方网站友情网站
煤炭行业网站
子分公司网站
相关媒体网站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