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摄影

读书千古事,得失寸心知

糖果派对:2020-06-01 来源:供电分公司 作者:牛保兰

题目起大了,先告个罪。

从小我爱看书,现在想来,大抵是因为身为晚生子体弱多病无力疯跑。但,那时家里除了二姐的课本,再无什么书。我的父母是三十年代生人,父亲上了扫盲班就开始在外跑采购,长年忙得很。母亲只能写自己的姓名,不过算帐是快的。一次,父亲出差带回一套小人书《隋唐演义》,是特意给我买的。这套小人书是我记忆深处的瑰宝,我深信当时我看懂了,奇妙无比,反反复复地看。六周岁我上了一年级,旋即干了件很不冒烟的事儿,我偷了同学张建强的字典。当时的我太想有本字典了,我就大大方方地把字典放在课桌上用,说是我的。当然,马上就被张建强抓获现行,大哭着告老师去了。大姐来扛雷,一顿赔礼道歉出来买了一本最新的《新华字典》给我,我能查字典了,书上什么字我都能认识了,且过目不忘。从此,一发不可收拾。

我开始逮住什么看什么。广场毛主席像下的书摊霸占了我所有周末,我妈都不担心我丢了,找我就去那,准在。那时候的小人书真好看啊,原来什么都能画出来,画即故事。可能看我长得可爱吧,看书又规矩不弄脏,摊主给我全部都是2分钱看一本,别人看贵书得5分钱!那时候我食欲不振不爱吃东西,零食钱都省下了,再加上如地鼠般到处翻找,家里能偷出来的分分钱全送给了摊主。时间长了,摊主收我一毛钱可以随便看,算是成了VIP。这一毛钱随便看,可真锻炼了我,一目十行不是吹的,很快摊主的小画书我都看遍了。我开始盯上了租书摊的大部头。二年级的时候租了我人生第一套武侠小说:《金印血箭》,金庸著。看小说的感觉,真是老鼠掉进米缸里,就一个字,痴迷。醉生梦死的痴迷。

假如大家以为我从此发奋学习走上了学霸之路,那就可以打住了。我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,读书是好事,但还是要看读的什么书。我儿时的读书史可以说就是租书摊的发展史。过去的租书摊,怎么说呢,鱼龙混杂良莠不齐吧。武侠当然是我最爱,除此之外,我看了很多很杂的书,三教九流,其中最喜麻衣相术批字解卦,这里必须加一个扶额笑哭的表情。讲真,看了那么多光怪陆离、稀奇古怪的书,再看回课本,真的是索然无味到极点,这些书影响学习还在其次,关键是会影响未成年人的心智三观。给小孩看的书,实在是不得不慎!

至此,我想起一个初中同学,久已忘却的。一个矮矮胖胖的女生,她父母是一机的什么领导还是工程师之类的,因为离我家不远,叫我去她家玩过。她家有很大的实木书柜,满满当当的书,全是厚厚的大部头书。爱看书的我面对这近乎完美的一切却忽然变得畏惧、自卑。虽然她的父母热情地招呼我随便看,但我碰都不敢碰她家的书。有一次我去找她玩,看到她在看全是英文的书,她说是她哥哥从国外寄回来的一本什么小说。那是80年代,我得攒好久零钱才能买一本《读者》《女友》。什么叫云泥之别,什么叫相形见绌,罢罢罢。

儿子小的时候我一个字都没教他认,也不让亲戚朋友教,内心特别排斥让他认字,近乎变态的执拗。小儿每天就涂涂画画、拼拼积木,挺开心。我为了让他看画才买的绘本,偶尔也会读给他听。一次,我给他读宫西达也的恐龙系列绘本,泪奔。孩子听完也哽咽着说不能死不要死,小小的他细腻地体会到爱与牺牲,感受到了那大过生死的情感。当时读完我内心是后悔的,自觉不该让孩子这么早体会这种悲哀的情绪。我向儿子道歉,这种故事其实不太适合小孩看,对不起。但儿子说很好看啊,他喜欢看。也许这就是轮回,尽管我拼命阻挠亲戚朋友教我儿子认字背诗,儿子还是认识了好多字,爱看书。儿子上学后,我挑选了一些国际获奖儿童小说给他看,为什么没选国内的儿童文学,因为我觉得那些故事写得好傻!好假!我都看不下去!儿童是年纪小,但不是傻子好么。我挑选的儿童小说,其共性在于故事好看引人入胜,又于细微处不着痕迹地流露出善与美的教化。儿子看我也看,很多时候我都忍不住频频落泪。一方面被小说表达出的爱与温暖所感动,另一方面,我想在我潜意识里是为小时候的自己悲伤。如果我小时候能看到这么多好书该多好。

都说孩子要带妈妈第二次成长,确实。陪孩子慢慢长大,看那些充满温暖和感动的文字,我坚硬的心渐渐变得柔软。看到孩子爱读书,而我有能力给他买任何他想看的书,我内心那个小孩得到了疗愈。我终于开始放下对世界的敌意,终于可以承认过去的自己有很多过错。现在的我,愿意改变自己来忏悔一切。从陪孩子读的每一本书开始,点点滴滴,浸润心底。在读书日写下这些文字,慰藉自己,警醒自己。愿我们心中有爱,眼中有光,人生有希望。嗯,有点搞笑哈,这是一个叛逆少女终于老了么?哈哈。

最后向大家推荐蔡志忠的漫画佛学系列作品,适合带孩子一起看看。蔡志忠先生的漫画充满大智慧,让人不由自主地静下来,愿从中有所收获。

 


责任编辑:张娟
澳门糖果派对官方网站友情网站
煤炭行业网站
子分公司网站
相关媒体网站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