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摄影

流光飞舞住尘香

糖果派对:2020-07-21 来源:通信公司 作者:韩心影

时光太瘦,指缝太宽,不经意间,如白驹过隙,时光便已翩然逝去,已隔经年。但总有一些时光,要在过去之后,才会发现他已经深深地雕刻在回忆中,给我们柔软的心留下抹不去的烙印。

佛说,一花一世界,一木一浮生。在念头转瞬之际,在泪眼恍然之间,我们已从时光的一端辗转到时光的另一端,坠入了黑白灰的旧年华,辞去离别,不复重演。在被辜负、被浪费、被抛弃的时光中,却不时又能将某段记忆拎出,吹去沉积的浮尘,感叹他是最美好的时光。

有人把时光比喻成一条河,那是因为他的渊源流长;有的人把时光比喻成一朵花,那是因为他的暗蕴芬芳;有的人把岁月比喻成一本书,那是因为他的博大精深。但时光更像一条悄悄游走了的小船,他的身影隐约在了天际里,而身后留下的浅浅的波纹,却载着我们无尽的思绪一圈一圈的漾去。

“谁念西风独自凉?萧萧黄叶闭疏窗。沉思往事立残阳。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。当时只道是寻常。”纳兰性德的《浣溪纱》中,倾注了自己对往日回忆的感受,过往时光中所有的点点滴滴,一到了回忆一定全是美好,往日里那么多温馨旧事,多到了人不懂得珍惜,多到了浪费成了自然之举,多到了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人生于天地之间,若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。站在时光的旅程中,别人只是匆匆的过客,真正的主宰却是自己,是自己的,别人拿不走,不是自己的,强求亦无用。岁月既往,不可复追,步步皆实,无可愧念。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,但却勿要辜负这最美好的时光。

听岁月浅吟轻唱,看时光静雅如流。人生漫漫长路,我们一直在追求着那些能使自己幸福的东西,能使自己快乐的事情。也希望自己的这一份快乐能够快乐着自己最爱的人,幸福着他的心情。相信爱出者才能爱返,相信福往者才能福来。心若有爱,生活也会别有洞天,丰盈多姿;心若有爱,才不会计算付出的多与少,计较收获的得与失;心中有爱,才能够温暖和摆脱尘世间所有的忧伤与苦痛,才能令那些枯燥乏味的生活充满情趣和意义,让自己彰显生命的光辉。

去寻,去寻那一份遗落的心情,去寻那一份久违的释怀,看那溯洄曲径深处的花儿是否依旧芬芳,看那深浅记忆底部的风景是可依然如故。走过那些是与非,该喜亦或是悲。陈淑桦的《流光飞舞》中唱到“留人间几回爱,迎浮生千重变,跟有情人做快乐事,莫问是劫是缘。”

时光是一首回眸的诗,时光是一朵勿忘的花,时光是一条前行的路。抛开所有羁绊,丢掉过多浮华,在这样的时光里,许一个简单而温暖的愿:但求,你我有生之年的相守光阴,幸福安暖,如莲静妍,流光飞舞,风住尘香。


责任编辑:刘磊
澳门糖果派对官方网站友情网站
煤炭行业网站
子分公司网站
相关媒体网站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